官宣:毛伟明同志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nba奇才vs湖人 www.aokkq.club   2020年1月17日上午,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关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调整的决定:毛伟明同志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江西省委常委、委员和副省长职务;免去寇伟同志的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另有任用。上述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的规定办理。


  近年来,国家电网公司领导班子变动频繁,非国网系出身的高管比例大幅提升。就目前的党组成员构成中,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辛保安曾任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纪检监察组组长、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党组成员黄德安曾任福建省纪委副书记;国网公司总会计师、党组成员罗乾宜曾任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党组成员、总会计师。


  毛伟明,男,汉族,1961年5月出生,浙江衢州人。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8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本科学历,工学学士学位,工程师。

  人物履历

  1978.10-1982.08浙江大学化学工程学系化工机械专业学习

  1982.08-1987.02江苏省常州绝缘材料总厂技术科、总工程师办、技改基建科技术员,车间副主任

  1987.02-1991.08江苏省常州绝缘材料总厂团委书记、技改办副主任兼车间主任

  1991.08-1992.03江苏省常州绝缘材料总厂厂长助理兼销售科科长

  1992.03-1993.04江苏省常州绝缘材料总厂副厂长

  1993.04-1993.12江苏省常州绝缘材料总厂厂长

  1993.12-1996.03江苏省常州绝缘材料总厂厂长、党委书记(其间:1995.06-1995.12参加江苏省高级管理人才经济研究班赴美国学习)

  1996.03-1998.10江苏省常州市外经贸委主任、党委副书记

  1998.10-2000.12江苏省武进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

  2000.12-2001.09江苏省武进市委书记、市长

  2001.09-2001.11江苏省常州市委常委、武进市委书记、市长

  2001.11-2003.04江苏省常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其间:2002.06-2002.09参加中组部赴哈佛大学公共管理高级人才培训班学习)

  2003.04-2004.01江苏省泰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2004.01-2005.12江苏省泰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2005.12-2012.01江苏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

  2012.01-2013.01江苏省政府秘书长

  2013.01-2013.10江苏省政府副省长

  2013.10-2015.07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党组成员

  2015.07-2015.08江西省委常委

  2015.08-2015.09江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党组副书记

  2015.09-江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党组副书记、常务副省长。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共江苏省第十一、十二届委员会委员,十二届江苏省人大代表,党的十九大代表。

  2004年以来,国家电网历任掌门人

  刘振亚:2004.10~2016.5

  刘振亚自1971年9月在山东白杨河发电厂工作开始在电力系统。

  2004年10月,任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2013年5月,国家电网公司设立董事会后,任董事长、党组书记,2016年5月,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舒印彪:2016.5~2018.11

  舒印彪自1982年7月就担任国家电力公司国家电力调度通信中心科长。

  2016年05月至2018年11月,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寇伟:2018.12~2020.1

  寇伟最早曾任云南省阳宗海发电厂车间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2018年12月,担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从以上介绍可以看出,刘振亚、舒印彪、寇伟都是电力系统中成长起来的领导,而新掌门人毛伟明之前则无电力系统工作的经验。

  这样的人事布局有何深意

  毛伟明以一个资深的政界高官身份执掌中国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中央企业之一,可能是因为处在目前的历史关口,中央需要一个能跳出电力系统的思维角度,更讲政治、更讲大局的人,来担此重任。

  1、中国正处在电力体制改革的深水区、低碳能源转型的关键期,需要国家电网的保驾护航。

  2015年中央发布了电改“9号文”,为这一轮的电力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提出了七个重点任务:电价改革、电力交易体制改革、建立电力交易机构、发用电计划改革、放开售电、电力公平接入、电力统筹规划。

  可以说,在这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中,国家电网处于中心位置,这些重点任务不折不扣的完成,离不开国家电网的保驾护航。

  但是国家电网从国家电力公司拆分而来,原来包含输、配售电并负责电力调度,并且独立制定电网的投资、规划,拥有巨大的权力,这轮电力体制改革,某种程度上是剥离电网公司的部分权力,放给市场更有效率的运行。

  因此,对国家电网来说,这轮电改是一个痛苦适应的过程。

  比如,国家发改委力推的增量配网改革,就被视为动了电网的“奶酪“,因为进展缓慢,发改委还专门约谈了电网公司。

  从低碳转型的角度看,不得不说,国家电网在风电、光伏无歧视上网方面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但这是一个态度逐步调整的过程。

  但即使现在,风电、光伏企业面对国家电网,也无法改变弱势地位,电网接入是风电、光伏建设的先决条件,弃风、弃光大有改善,但仍有改进空间。

  2、中国经济处在一个“L”型的发展期,需要廉价电力托底,需要国家电网更多贡献。

  中国已经告别了高速增长阶段,进入了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新常态下的新态势是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这在经济保持10%以上增长的本世纪头十年,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与体量相关,随着体量越来越大,中国无法永远保持高速增长。但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尤其是工商业的竞争力也面临巨大的挑战,原来的成本优势逐渐减弱,具体体现就是盈利能力薄弱,甚至大面积亏损。

  作为工商业的“食粮”,电力的供应成本在整个经济中的作用显而易见。

  因此,2018、2019年,中央政府两次严令,两次要求工商业电价下降10%,这对目前仍负责电量销售的国家电网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目前国家电网收入主要还来自销售电量,终端电价在政府要求下降低,收入大幅减少。

  寇伟给的解决方案是开源节流,严控无效投资,同时发展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寇伟走了之后,毛伟明又带来什么新思路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内容整理自:国家电网、绿能新媒、智汇光伏


相关文章